找回密码 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553|回复: 0

忆陈沟学拳点滴(一) 李宇铉

[复制链接]

503

主题

717

帖子

9654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654
发表于 2017-3-7 17:1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忆陈沟学拳点滴(一)
李宇铉
心里只有拳(一天睡四
       “当你练拳不再用坚持一词,而是跟吃饭睡觉一样的自然,那么太极拳就伴你一生了”(炳师语)。以前我在陈家沟的时候,有一天师父对我说:宇铉,你不刷牙、不洗脸、不洗头发、不刮胡子都可以,像疯子一样也都可以,我只愿你的心里、你的脑子里面想的都是练拳、太极拳,那就好了。然后我有一天开始不刮胡子,可能差不多两个星期。在陈家沟的时候,是我的黄金时代。有一阵子,每天清晨起来跑步练拳,早饭后小睡,从9点开始练拳,吃午饭,睡午觉,然后又开始练拳,吃晚饭,小睡,又起来打拳,最后正式睡觉。一天睡四觉。因为觉得太累了。
QQ图片20081217020141.jpg
师父三要求
       因为我是国外来的,我到上海的时候,师父刚好在上海体院读书。师父找一个韩国人,给我翻译,说:虽然你是为了学太极拳来这里,但第一当然身体健康,第二必须好好学习中文,因为太极拳三个字如果去掉拳字就是太极,太极是一种思想、哲学,所以互相不能沟通的话很难。反正第一身体健康,第二学好中文,第三才是努力练拳。

学拳三条件
      有一次,从意大利过来两个男的,一个叫羊,一个叫马,在小星师爷家里住着,当时我也在那里,他们想问一些问题,让我当翻译。他们想知道,怎样才能学好太极拳。小星师爷说,需要三点:第一,找好的老师;第二,自己刻苦练;第三,需要天分。然后我问:“师爷什么叫天分?”师爷解释天分也可以说是悟性,悟性好的话,他就比较容易明白。羊和马问为什么教拳的时候不教用法?师爷回答,一个动作里有好几个用法,要是你学了一个用法,你打拳时脑中只想这一个用法的话,你的想法会死的。
所以我们已经有了非常棒的老师——师父!起码第一个问题已经解决了,很幸福嘛!然后第二和第三个,那就看自己了。坦白的说,有一些人,他们在陈沟跟我说,你不要浪费时间,这里拿不到什么,你这么年轻,还不如做生意,跟我谈生意吧。我虽然不怎么用功,不好好练,但我深信师父,我非常喜欢师父的太极拳。所以对不要浪费时间的话,并不放在心上。
mmexport1488882661808.jpg
听师父的
       师父以前跟我说:你不要看书,关于太极拳的,也不要看网上太极拳方面的资料,有些都是不对的,而且你没有眼力判断对不对。反正你听我说就对了。以后你有了基础,我会推荐太极方面的书。
       有一个韩国的太极拳馆长过来,他每一年都过来。他问我,你到底在这里干嘛?因为他看我只会打老架一路和二路。我曾经对他说,我想来中国学两年,以前在釜山跟师父学过,但是学的不怎么样,后来从上海开始真正地开始跟着他练,开始学。
后来师父从上海体院毕业了,又跟着他来到河南陈家沟,那么有名的,梦寐以求的地方。到了陈家沟,有一天晚上,师父叫我出来,就是现在我们的学校,以前小星师爷老家的屋顶上,他说,宇铉,计划改变了,本来是半年学老架一路,半年学老架二路,半年学新架一路,半年学新架二路。但是,我计划变了,两年老架一路、二路、基本功、推手,就过了,其他不需要。因为你是第一个长期的外国学生,所以我希望你学到我们家真正的太极拳。所以我两年一直就学这四个东西。反正,我很相信师父,师父的能力,师父的教法,一切我都很信他。
       后来在佑师兄要回国了,因为他来的比我晚,晚几个月,所以他有一次说,宇铉,我想学新架,但是因为你还没学,所以你跟师父说想学新架,要是你学新架的话,我也可以跟着,我们一起学。所以我这么说了,才开始学新架。
两年又两年
       我本来跟我父亲说好给我两年的时间,我去中国去学太极拳。但是,两年时间快到了,心里非常紧张!为什么,因为觉得还不懂,太极拳是什么?虽然我可以打老架一路,二路,单剑,可以模仿一些传统推手,但是还模糊,到底太极拳是什么,非常着急。后来我找了一个办法,把时间延长一点、再呆半年!半年又快到了,还不行,怎么办?再延长,再半年。又过了半年,啊~~~~!有一点点的感觉,可是还觉得不够。然后下决心,再一年吧。而且本来说好两年,两年到了,过了这个期限后,我把我心里原本焦急的欲望放弃了,give up!我只想好好享受在这里学习太极的生活,心理压力和生理压力放弃后,感觉舒服很多,反正两年已经过去了,还好,我还有两年时间!轻松多了。所以我们都需要时间。而且我爸爸也说过,两年能学到什么?有的人上四年大学也没学到什么。
110856s2wfksc6cbmbk64b.jpg

害怕

      2002年10月,师母在松花江边的娘家生孩子,就是桐桐。师父带着我和在佑师兄去看望师母和孩子,我们就住在师母娘家。师父让我们每天在江边公园里自己练,师父会过来教拳的。那时,我非常不想练拳,心里郁闷,觉得有一面看不见的墙竖在前面。每天我估计师父来的时间快到了,就站桩,其实心里一直胡思乱想。如果师父没有来,就坐下来。然后看看时间,怕师父会过来,又起来站桩。就这么过了几天,后来一天,我站桩时忽然看到了那堵墙,看清了它的质地和构成。那是自私,自责,小心眼,恐惧,担心,嫉妒,反正都是负面情绪。我惊讶于自己竟是那么小气的一个家伙!我对自己很失望。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学成太极拳?!那天师父来了,让我练一遍老架一路,到第一个高探马。我心里慌,因为那几天,一点拳也没有练,怕被师父看出来。想不到打完后,师父说有进步。我当时以为,师父是因为自己两天没来教拳,随口表扬我的。过后,我发现自己心里的那堵无形的墙看不见了,当时我还不知道,其实看到了那面墙的面目,墙就倒塌了。自己轻松愉快多了,主动想练拳。也感觉到进步。我才明白,那一天,师父是真的看到了我的变化。我心里诧异,师父是神人吗?能看到我的内心?由此我开始真心佩服师父了。

      有一次我在学校大厅里练推手,炳师的父亲在外面看。训练结束后,师爷对我说,宇鉉,不要怕。你心里害怕,觉得已经输了。那么怎么办?多练,多练老架一路。老架一路里面什么都有,东西都在那里。
QQ图片20081217020123.jpg
不管多累要坚持
      有一次我们在东北的海城市,那里有一位跟师父关系很好的老师,他家里有很多很多书,他为我拿出来一本书,这本书是关于太极拳的,他挑出里面的一部分内容让我看。他说这本书可以说是最早的一本太极拳方面的书,内容不是什么太极要领。他为我念一遍,大概的意思是不管累不累,还是要练下去,古代人也是一样,所以你累了也是正常,不管怎么样,坚持到底。

      后来离开海城市,坐船到山东烟台,我们要去莱阳。因为船上睡觉挺累的,而且我们到的时间太早,对方和我们说好8点半来接我们,我们到时,太阳还没出来,当时在佑师兄也在,我们三个。师父问我:宇铉怎么办?到的这么早,我想跟师父说,我们在路上睡觉吧,我有个以前当兵的好经验,就是什么都能吃,在哪里都可以睡觉。但是,我的发音不标准。师父说,那好,我们找找看,找个地方。原来师父以为我说那我们在路上摔跤吧!(睡觉听成摔跤,笑)路上练推手吧,因为我们经常练推手,然后他找了地方,我以为在那里是可以睡觉的。但是师父说:你们两个自己找个地方开始练拳。哦,练拳?,天呐,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……呃,反正,师父的命令,没办法……开始练。但是心里真的不想练,真的太困、太累了,所以我就站桩。边站着、边睡觉,呵呵,过了多长时间不知道,等到师父叫我们。我看看手表,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。然后师父说:“哎呀,腿酸,腿累死了。”然后我说:“师父您怎么了?”他说:“打一遍老架一路,打五十多分钟,腿感觉特别累。哈哈,我就在心里想,师父也会累,他也会累呀?其实,那天师父跟我说腿累,我心里觉得不该那样,但是,还是有一点忍不住高兴,惊奇!他也会累啊!(有点兴灾乐祸)后来开武馆,偶尔和学生打一遍老架一路很慢很慢,50分钟左右,练完后,学生们愁眉苦脸得说,教练,快下课吧。受不了了。
110903fcxbzb33upbbp1t1.jpg
燃烧(Burn)的大腿
      2003年,小星师爷在录制光盘。正好是非典流行的时候。有个导演和摄影师过来拍的时候,我和在佑师兄在旁边看着,一段一段拍。师爷很认真的示范,做几个动作。然后他叫我:“宇铉!”我说:“哦,怎么了,师爷?”“哦,你去我房间里拿皮鞋过来!”我说:“师爷,怎么了?”他说:“这个鞋,不行啊”,然后说:“特别累,感觉腿特别累,所以想换个鞋,休息一下。”
后来我才明白,想必大家都知道,太极要领做好的话,腿就累的不得了。以前,师爷不晓得西方人说:“Burn,Burn,Burn……”是什么意思,其实我的英语也不怎么样。有一次小星师爷叫我,他说不懂这个白人到底在说什么。然后,我去听了一下。师爷正好在纠正动作,然后那个西方人一直说:“Burn,Burn,Burn……”中文发音就是波儿恩、波儿恩、波儿恩。哈哈,我一听见就笑,跟小星师爷说:“这个人腿发烧、腿发烧、腿上发酸。”他向我笑着说:“的确是这样的。”

      有一次在练功大厅外面,小星师爷看到我的掩手肱拳,说不对。他演示了一遍给我看。我惊异地发现他在发力时,眼睛瞬间爆了出来,瞳孔放大,眼神凌厉,像猛兽一样凶狠。他平时的眼神是很和蔼的,这个变化太大了。所以我请求他再来一遍。他说好,然后,开,合,发力。上次我看他全身的动作,这次我只看眼睛。果然是那样惊心动魄,环眼圆睁。我问师爷,这个眼神怎么练?师爷用他一贯的口吻笑说,多练。长期多练。(因为本文是我,宇鉉妻子,做最后的文字清通工作,我整理到这里忍不住笑,因为可爱的小星师爷就是这样的口吻。一模一样。宇鉉在模仿,滑稽方面很有天才。)

      师爷说起以前在平顶山教拳时,站在一个舞台上教缠丝功。教着教着,腿非常累,感觉快要支撑不住,想要停下来,但是没有办法,只能坚持住。
QQ图片20081217020153.jpg
陈沟的师叔们

       有雷,国强,恒义,长峰,新芳,当时都在陈沟,从辈分上都是我的师叔,那时他们都很年轻,恒义刚刚二十出头。我上午练完拳,回师爷家吃午饭。每天和他们同路。他们问我练了几遍,我说三遍,他们笑说,哦,那么没有资格吃饭哦。起码练五遍才有资格吃饭。这样说了几天,有一天上午,我练了五遍。他们又笑说,中,今天你可以去吃饭了。还说如果练五遍以上的话,可以多吃点。

       说到吃饭。那时我在小星师爷家住,在那里吃饭。饭都是师爷的太太做的。她也是武林中人。她做的饭菜虽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,但是好吃,也可能我们练拳饿了,什么都觉得好吃吧。刚开始的时候,她给的比较多,多于我的食量。我吃不完的话,她会,今天没有好好练拳吗?她这么一问,我们吃不完的也都会吃完。后来,我们熟悉了陈沟的生活,运动量也渐渐加上去后,也变得非常能吃饭了。

       有一天上午下课,有雷他们说,你打一遍老架一路就休息,打一遍就休息,这样不行。应该五遍一起练,叫做一趟,或者叫一遍。我问,你们都是这么练得吗?他说是的。我又说,你们是陈沟人,从小练的。我恐怕不行。有雷说,只有五遍连着打,才能有功夫。我下午陪你试一下。他真的陪我连打了五遍,打到第4遍的时候,我觉得非常累,想停下来。有雷说,不要停,停了的话,你永远不会连着打5遍,这次坚持住了,以后你自己也可以连着打5遍。第二天,陈妍也陪我连打5遍。第三天,我自己行了。虽然腿累,膝盖累。但是极有成就感。从此以后,我也可以上午下午各打五遍了,每一个五遍大概两个小时左右。以前,我一个上午只打2,3遍。因为腿力跟不上。但是那样其实运动量不够。师父曾说,要想让大锅水沸腾,必须添柴助燃。说的是一个道理。自从我开始连打五遍后,终于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达到一定的运动量了。打那以后,我听到陈沟人问,今天你打了几遍,也终于可以心领神会的笑了。仿佛世界有一个秘密俱乐部,名叫五遍连打俱乐部。现在我也加入了。

      自强师叔也很有意思。他非常用功刻苦,一年四季,昼夜不停的苦练。以前在师爷学校里,上课时他是教练,吃饭时他是厨师。有次吃饭的时候,他对我说,我老大陈炳爆发力最强,老二陈军打拳规规矩矩。我弟弟自军力量很大。而我没什么特色,个子又矮。所以我要刻苦。听说我爷爷个子也很矮,但是谁都不怕,勇敢极了。所以他是我的榜样。志强的一个特色是,反穿衣。夏天穿冬衣,冬天穿薄薄一条练功裤和拖鞋,像个飘飘大仙。我问他,不怕冷?他说,不是不冷,而是不怕冷,这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。

练和养结合
       我有一段时间一天睡4次觉,太累了,非常累。然后小星师爷问我:宇铉,最近怎么样?我说:师爷,哎呀,累死了,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里已经待了几年了,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累。小星师爷问我:宇铉,你是什么时候有精神?早上有精神还是晚上有精神?我说:我这个人还是晚上比较有精神。小星师爷说:那你晚上多练,架子低点也可以,晚上多去练,早上怎么样?我说:早上最没有精神了。他说:那早上你就架子高一点。他的意思就是不论如何,还是要继续练。

基本功的重要性
       基本功的重要性,对我来说,我是用我的眼睛来见证基本功有多么重要!因为师父,包括小星师爷,他们早晨都练基本功。当然现在师父会比以前更忙,以前也非常忙。师爷和师父他们有时候忙的人都见不到,但是,有时候就发现他们早晨起床练什么呢?站桩、还有缠丝功,我在学校里呆了三年、快四年,那时候也是一样。师父找我,让我去师父的身边,我们一起开始练。练什么呢,就是基本功。

      关于基本功,还有很多难忘的事情,其中就有一个去云南和四川旅行发生的故事。釜山有师父的一位朋友,他们两位关系非常好,那位朋友想跟我们一起去云南玩。我们是从河南新郑机场先坐飞机到云南和他们会合。但是他们那边的飞机晚点了,所以我们只能在机场等他们。师父过来跟我说:“宇铉,你看着我们的行李。”然后他就走了,不知道他要去哪里,反正他走了。我一直等啊等,时间差不多了,他们快到了,我得找找师父。在那么大的机场里面,找师父却非常容易,为什么呢?在一个地方,围那么多人,当中,他练拳,能看到他练拳。练基本功,还有一些老架的动作。一看就知道,啊,他在那里!

      我们坐火车,去远的地方,我发现我们从上海到郑州的时候也是一样,第一次我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经常出去,就是经常不坐,东去去西去去这样的,后来我才发现,人那么多的地方,他找个空间想练拳。一个车厢和一个车厢当中的那么小的空间,他在那儿站着,打拳。后来他告诉我什么是卧牛之地,这么小的空间里,也可以练拳,师父给我示范,可以练发力,也可以打一遍老架一路。

      当时不少成年班的学生们问我,你师父到底练不练?还有当时的校长,就是小星师爷。因为他们可能没见过他们两位练。我说,他们也练哦。他们问我,那他们到底练什么?小星师爷学校后面,以前是玉米地,现在改成旅游景点了,小星师爷以前早晨在玉米地里练习缠丝功和站桩。

       所以我跟他们说,你们早上大概几点钟去学校后边,那么你们能看见校长练拳。还有以前师父教我们的时候,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,也就是以前学校的办公室,或者二楼的练功房,纠正动作呀,教新动作,或者推手。所以一般学生他们很想知道他到底教什么东西?怎么练?但是其实,没什么神秘的东西,基本上都是纠正缠丝功和老架一路。

      还有一个站桩,师父从上海开始跟我说,站桩是非常重要的练法。后来过了三年,有一天,他叫我在办公室里打一趟老架二路,我打了。师父看了说:“宇铉,你感觉怎么样?”我说:“师父,我觉得我身体里边都是空空荡荡的。”师父说:“那该怎么办呢?用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?”师父说,通过站桩可以解决心理方面还有意识方面的问题,要是你能够抓住你的无意识(心里的最下边的一层)的能量、可以抓到你手里的话,你会更强,更厉害的。也就是说,如果的意念过强过紧,僵力不去的话,新劲就不会产生。所以,先要放空放松。

      我以前站桩也天天练,但是后来听师父讲了以后,觉得站桩更需要。有一个夜晚,多数人都睡着了,我在学校靠近祠堂的月亮门下站桩时,自己的双脚感知到大地很深的地方,仿佛自己的脚上长了钉子,或是装了支撑柱子,插到地深处。自己的身体无限膨胀,看到下面的小小陈沟和地球。

      还有一次在学校进门左侧的树下,炳师让我站桩找到感觉后开始练一遍。我忽然找到了极舒服的感觉,那个感觉太好了,让我不想动。炳师看我迟迟没有开始,后来问我是否感觉太舒服,不想动?我说是的。我把这些感觉告诉炳师,炳师只是笑笑。这种近乎神秘的感觉还有几次,这些是我到陈沟一两年里面的事儿,后来就不再有了,慢慢变成很实实在在的身体上的一些反应。

      我后来离开陈沟。2005年回到韩国后,师父每年来韩国一次,他说宇铉,以前你在我身边我经常给你讲一些东西,或者我们一起练拳,但是现在我们分开在不同的地方,要多练站桩,关于该怎么练,师父给我讲的最多的就是站桩和基本功。

      坦白说,我在陈沟,也见过一些人,他们批评这里的教练,或者批评陈氏太极拳,说太保守,所以学了练了没学到什么东西,然后他们就离开了。有一个和尚,从某个寺庙,这里为了尊重这位和尚,我就不说谁了,他离开的时候,把这里骂了一通。这是为什么?虽然我也是个学生,但是师父经常跟我说多练站桩,多练基本功。可是有不满情绪的人都不练站桩,也不练基本功,只喜欢学新的动作,所以即使学了新的动作,身体还没完全学会,他们不能用身体来表现,所以他们应该怪自己,不怪学校。他们只是觉得“哦,站桩,就是这样,我知道了。缠丝功,这样练,反手,穿掌,双手,这样,哦,知道了。我学好了。”所以这样过了几个月,觉得没什么东西了,就离开。我看着他们,心里很可惜,毕竟他们来这里也很不容易,花时间花钱,请假过来,这样回去,太可惜,但是没办法,说了也不听。

什么是小缠丝
      2006年一天晚上,我在武馆里练小缠丝,其实以前小缠丝对我来说是很难理解的基本功。有时有感觉,有时没感觉,这天晚上学生都走了,我一个人练,忽然明白了小缠丝,不一定是正确的明白。那天晚上很晚给师父打长途电话,说练缠丝时感觉怎么样等等,非常感谢师父,好像终于明白了小缠丝。所以在陈沟这么多年练小缠丝,需要时间。虽然你可能以后才能感觉到小缠丝内部的感觉,但因为有了师父,才有了这种感觉,所以我当时非常激动,马上打了电话。为什么是小缠丝,不知道对不对,以前我觉得大缠丝和小缠丝是有区别的,现在觉得小缠丝就是缠丝变小了而已,我是这么认为,小缠丝和正面缠丝,反手缠丝差不多,不知道感觉对不对,就是丹田腰部的运动规律是一样的。而且小缠丝名字是小,但是内部的感觉绝不小。胯,胸,腰,背,这一带的变化感觉更明显。

丹田的感觉
       我还想起以前我在陈沟的时候,师父有一天问我有没有丹田的感觉。其实我一点也没有,而且不知道到底丹田在哪里。然后一天晚上,当时我是在小星师爷家里吃饭的,然后小星师爷的爱人,我们怎么称呼她呢,反正她问师爷站桩的问题,她问,站桩的时候有什么感觉,到底丹田有什么感觉?我在旁边一边吃饭一边很好奇,师爷怎么回答,然后师爷闭着眼睛开始说了,他很严正的说:丹田有什么感觉,形容不出来,只能你自己感觉一下,找找看,就像我们讲的,百闻不如一见一样。我其实心里很期待师爷怎么讲,但是他这么说,只能自己体验,我后来想过那天晚上他们两个说话的内容,可能师爷的太太想知道一些我们在武打小说里的那种很神秘的东西,所以师爷才这么说。师父说丹田的感觉,有人觉得飘动,有人觉得饱满,有人觉得非常热等等。谁说的对?都对。因为每个人的感觉都不同。我只有一次,觉得有两个东西发热,非常热,好像眼睛能看到一样,像两个小小的红太阳,就是我的肾脏。

      有一次我问过师爷,你为什么不出本书,因为很多有名的拳师都出了。他说因为太极拳,根本的东西是用字表达不清楚,形容也形容不出来。小星师爷说太极拳是武功,绝不是气功。也有共同的地方,但还是不一样,这是07年,在村里的某个饭店,我们的聊天。其实在韩国也一样,很多人把太极拳当成一种气功,相信练这个的话可以长寿不老,有神秘的东西,所以我才问师爷,他是这么回答的。

太极拳融入生活
      我眼中的师父,是吃饭睡觉都在想太极拳,把太极拳融入生活中的人。以前跟师父师母一起吃饭时,师父拿一个馒头,运动腰裆劲,用手拿馒头,师母批评他,师父不管,呵呵。师母说什么,他还是这么吃。以前在中国去其他地方,第一个事情就是找可以练拳的空地。

      在路上等公交车时,练推手,不管旁边的人怎么看,怎么说,我们就是这么练。在上海时,我和一个日本同学一起住,师父让我下楼,我下楼后看不到师父,东看西看,看到师父在站桩,这么短的时间师父还在练拳。

      有一天早上很早,师父在学校里面打拳。我到了后,打个招呼“早上好”。他说:“这些天心里有一点事情,所以睡不着。”我知道当时学校非常忙,什么人都找师父,让师父做什么事情,所以师父想放松一下,解脱一下心理紧张的状态,早晨那么早就下来开始练拳,所以太极拳对他来说,就是他的人生,可以这么说吧。

师父让我写日记
       还有一个很有用的,是师父的要求。当时,师父让我写日记,说这个日记会变成你的拳谱,因为我中文差,所以有时候师父给我讲的不太明白,我的笔记本拿出来,请师父写他所说的内容,在房间里查词典。平时跟他学习的时候就带着一本笔记本,然后师父说,“宇铉你这样吧,你每天写日记,今天学了什么,或者今天的感觉怎么样?感觉好了,自己想想为什么,感觉怎么好?哪个地方觉得顺利、舒服。如果感觉不好的话,那个地方觉得不好,这样你写下去的话,以后这个日记,就变成你的拳谱。唯一的一本拳谱了,有时你失去感觉的时候,感觉不到以前的舒服,可以看一看你的笔记本,然后比较一下”。我有好像四本、五本,在陈家沟写的日记。
QQ图片20081217020134.jpg
太极结情缘(一种信仰,一剂麻药
       我是2001年3月14号去中国的,9年后同一天,我的大女儿出生。我在陈沟认识了来学拳的我的妻子张黎,太极是我们共同的兴趣爱好。一起打拳,一起练推手。我们也像天下所有的夫妇一样会吵架会冷战,但是对太极的热爱成了我们之间最牢固的纽带。太极拳对我们好像是一种信仰,一剂麻药。我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首先我爱我的妻子,还有个原因是她支持我喜欢太极拳,支持我选择以教拳为生。她喜欢写作看书,曾经为《十月》杂志写过《陈家沟记事》。从中可以看出她洒脱的心性和对太极拳真心的热爱。

       其实她比我厉害,何时何地都能找空打拳。有一次我们被邀请去参加某一个韩国军舰的演习。在回航途中,她可能觉得无聊了,在颠簸的军舰上,在众多海军士兵边上开始打老架一路。舰长通过镜头看到了这个人说(按照规定,这是一次不对外国人开放的演习),把这个人给我带来。他身边邀请我们的上校马上打电话对我说,请姐姐赶快不要再打太极拳了。还有一次,她怀着我们老大,快要临产了,肚子特别大,还每天在上海植物园打拳。有个老奶奶看她做单鞭,架子又低,两胯放松,深深呼吸,感觉孩子马上就要掉下来了。吓得连连劝她不要打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,老大生来腿力十分了得,手掌巨大,打人很疼,不到5个月就跃跃欲试要站起来。

       归根到底说起来,太极拳对于我来说,是获得了一种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。就好像是一种类似于世界观的东西。我和周围人的关系也好像是练太极推手一样。不丢不顶。





mitaiji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  
    陈家沟太极拳学校    陈瑜太极网    中国武术协会网    龙城太极网    全球功夫网    中国功夫    中国太极拳网    陈家沟国际太极院官方微博    瑞士陈炳太极院    美国陈炳太极院    加拿大陈炳太极院    韩国陈炳太极院    智利陈炳太极院    意大利陈炳太极院    合肥陈炳太极院    陈家沟国际太极院黑龙江分院    厦门陈氏太极拳网    宜兴陈炳太极院    上海陈炳太极院    天津恒义拳馆  
 
陈家沟太极拳版权所有 Copyrights (C) chenjiagou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温州三创网络
豫ICP备12006595号 焦公网安备 41082502000222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